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云山的博客

现在社会,人不快乐,我得暖暖大家心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音乐节,劳动回顾  

2007-05-08 00:00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5月1日

我在家呆着,身体不太舒服,有点小感冒,已经好几天了。太阳很好,昨天我们去走台的时候,刚调完音,就下雨了,很顺利。身体健康的时候我喜欢雨,可是昨天我不喜欢。

我站在窗边,看了看热闹的节日的街道,跟往常没有什么区别。我想MIDI音乐节现场一定也跟往常一样了,但是我喜欢那种气氛,太阳这么好,可是我为什么不去了呢?也许我想明天有个放心的身体上台。

我给自己冲了杯咖啡。这时,曹操发来一条短信:“有好事要跟你商量”。

我回:“什么事”。

他回:“关于唱片预售的事。”

我终于有了必须过去的理由,十分钟后,我打了个车奔往海淀公园。

今天人真多,比往年热闹,很商业。我没怎么看演出,和熟人打招呼,晒太阳。在后面音量不太大,倒是不错的晒太阳音乐伴奏。

在公园一个帐篷里,曹热烈的想法感染了我。他提着一罐啤酒,他喝的很不错。

晚上,在我家里,我们准备了明天干这件事的各个细节,比如崔滤波去买各种东西,比如印广告牌,曹操去做横幅海报等。

商量完毕,已经凌晨5点过了。

 

5月2日

早上8点过,崔滤波就出门买各种东西去了,他住我的工作室,打地铺。

我十一点起来,弹了十五分钟吉他,活动活动手指,我的任务是去公园里找摊位。

飞飞开车来接上我,他带着他可爱的儿子去公园里参加大型摇滚音乐节,会玩要从娃娃抓起。

我们大伙汇合在海淀公园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过了。

我顺利的在摩登天空的摊位和摄影网的摊位之间找到了一块宝地,谢谢摄影网的帮助。

阿美负责登记,缨子设计的预定单不错。

我们在广告牌和传单上写着:“以独立的方式做我们的音乐。”

真不错,有人陆续来定了。唐蕾一下定了十张,还表扬我说要让欧波也这样做。

7点演出,5点了,找了个地方睡了会。

我在后台碰见了蔡明,他给我拍了几张,我们聊了几句。好久没见他了,他很帅。坐在后台空草地上休息。

我喝着啤酒,感觉空气在燃烧,我找了个没有人的地方定了定神,站了一个无极桩。

快上台了,有工作人员来跟我讲:“请不要超过半个小时”我说:“那我准备唱五首歌。”他们很高兴,也许有乐队上台超时让他们烦坏了。这时他们又说:“请不要跳下台往观众里去。”我说:“好。”也许他们担心我的安全。

我走上台……

和一万人在一起真是一个不错的PARTY,台下几年功,我要展示我自己,我要推广我们的新歌,我非常放松,我要让下面的人听我们的歌感到舒服,我和李韦秀了会琴,又和国囝秀了一会,我看见陈昆脱了衣服,看见飞飞晃着身体弹键盘,我想向这个世界说一些话,我举起了地球仪,引来热泪!光照耀着我在舞台上,照耀着我的悲伤……全场和我一起应和,我们表演的不错。

我走下台……一点都不累,仿佛我的感冒已经好完了。听见下面在叫着“废墟废墟废墟废墟…”李韦问我,“还加演吗?”,我说:“不用了。”确实,时间有限。

有人等在后台出口处等着要拍照合影,我应付着,奇怪的是有个哥们在要照之前提出要求要我把墨镜摘下来,我很配合他,摘了,他这个要求真特别,也许他觉得带着墨镜和他合影是一种装逼,或者说和他不亲近,谁知道他怎么想的。

钟声打电话叫我们去为一个牌子的琴拍照……

回到废墟乐队的摊位上,听说刚才预定掀起高潮,排起了长队。我感到高兴,在此谢谢这些朋友。

我们去吃饭,大伙都很高兴。喝得很醉,话特别多,崔滤波过来亲我的脸,他的胡子真扎,我从一个男孩长成为一个男人以后,还没有男人亲过我。

 

5月3日

我们两点左右到海淀公园,有人坐在我们的摊位上,看我们来了,他们站起来,说:“刚才有些人来问你们的唱片。”我说:“他们还会来的。”

我们坐下,喝红酒,缨子带来的,由于她的包保温,所以酒还很冰,但是我一口下去之后感觉我的感冒还是没好,但是不严重,想着明天后天都得演出,我决定不喝了。

沈黎辉远远的走过来,我们打了个招呼,感觉他很高兴,他倒来一杯洋酒,我们聊了一下人生,聊了一下搞摇滚,他说搞摇滚不挣钱但是能泡妞,哈哈他又说搞摇滚能获得别人的尊重。他也许看过一本书叫《摇滚与文化》。我们聊了一下关于音乐节,他说他十一要搞一个音乐节,也在这儿搞,和张帆有合作,他问我卖的怎么样,我说现在一百多张,我们又聊了些商业上的事情。有些人过来要和我照相,他说,“对他们好点。”我说,“当然。”

一个下午,我们聊了些闲事,谈了些正事。

 

5月4日

我四点钟和白帆到了星光现场,德国来的今天要同台的乐队在调音,他们的音色真好,我们去了后台休息间,休息间冰柜里有啤酒和矿泉水,陈昆和飞飞已经到了在喝水。

一会儿,JON来给我借失真效果器,说德国人没带,我说好。

等到我们调音的时候,我真想让这个德意志来的调音师能帮我们,但是我又觉得也许提出来不合适,因为调音师就像是一个乐队成员,但是我很想听他调废墟后是什么样子,我斗争了一下,想还是说出来试试吧,我还是鼓起勇气给JON提了出来,但是遭到了德国人的婉拘,说调音师现在有事,要给乐队的录音做缩混。

晚上我们演的不如前天,也许今天不顺利,但是还好,有些问题及时的被发现。生活中有些事情会像月经一样在你将要上台的时候到来,但是你只能任它骚扰,无法左右,我像我自己的大哥一样,原谅着自己,我非常动情的为下面唱了两首歌,《像叶子一样飞》,《云游》。

 

5月5日

我两点到了大山子大窑炉酒吧,装台,这个798艺术节的演出太自力更生了,我们的经纪人联系的演出,租来的台上专业音箱很好,我最喜欢的FENDER TOON,曹操负责调音,他到了一看调音台在舞台旁边而不是在正对面,就坚持要把调音台搬过去,而酒吧里的调音师说,搬不动,因为种种原因,为此争了两个小时。还是没搬,不是他不搬,确实搬不动,最后调音的事曹操基本不参与,因为他不熟悉在那个位置上调。

晚上,演之前,我又睡了一觉,很安详。

我上台的时候,很舒服,我们演得不错。唱了一首刚排练完的歌,《我狂燥我忧伤》其实是以前就写了,在《每一天》酒吧时期,99年吧,就演过的歌,只是现在只有动机还照以前的,词曲都改了。

也许你不相信,比起音乐节的大舞台,我更喜欢这种酒吧里的演出。只是大的舞台不像在酒吧里面演那么容易,物以稀为贵,如果音乐节很多了我就不想参加了。有些音乐节真的不怎么样。

 

5月7日

今天闲,本来小玉要来做个采访,但是刚才打电话说怕我不靠谱,就昨天采张帆了,改周四再采。

写了这么多,这可能是我写博克以来最长的一篇,请把连接换到这个新家。

 

接下来写什么呢?写录音吧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